理性思考,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来俯瞰他人

2016-03-21  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  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




维珍这件事出了之后,我一直都挺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很高兴看到大部分人都对受侮辱的中国女孩表示支持和赞赏,但是也有那么一部分人,用着自己所谓的“理性思考”,在根本没了解事情全部的情况下就试图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俯瞰他人。


如果你只是想独树一帜抬高姿态的话,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了。然而正是你自以为是的言论,更加凸显了你的无知。


昨天抹茶发给我一篇文章,题为:动辄诉诸种族歧视本身就是种族歧视。点开一看也算得上是瞠目结舌,作者用一些自以为“理性”的分析避重就轻,活生生地把一个中国女生在飞机上受侮辱被骂中国猪的故事讲成了一个精神病人因为承受巨大压力而不可自控爆粗口导致的事件。然而更让人吃惊的是,作者根本就没有了解全部实情,就凭着自己的想象给一件事情下了定论。


接下来我要讲的有点长,请大家耐心读完。



一、


首先,文章的标题是:动辄诉诸种族歧视本身就是种族歧视。可是当种族歧视真正存在的时候,说出种族歧视这个词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在维珍这个事件里,首先这个中国女生被那个英国男子骂成了中国猪。如果你不知道种族歧视是什么意思的话,这个是官方定义:主张某些种族的人在本质上比其他种族优越;种族主义者赞成以某些种族的人以轻蔑、讨厌、瞧不起等方式的对待,即种族歧视。回到维珍这件事,如果你说“中国猪”这三个字不是种族歧视的话,那么什么才算是?


第二,那篇文章在根本没有了解事情的基础上按照自己的想象凭空猜测,最后得出了“那位突然口出秽语的白人男子患有一种并不常见的神经方面的疾病:妥瑞综合症(Tourette Syndrome)。”所以文章觉得那个白人压力太大才会不自控地说粗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我告诉你, 维珍总裁Richard Branson在昨天已经在Twitter上发表长声明,里面明确指出那个英国白人的确有得病,但是得的是帕金森症,而不是你说的妥瑞综合症。


那么帕金森症的症状是什么呢?我不是学医的,以下是我在维基百科搜到的关于帕金森症的症状:静止时颤抖;僵直;运动不能和动作迟缓等。最最最有可能导致“神经”问题的也只有一条情绪忧虑焦虑。那么问题来了,每个人都有可能情绪焦虑,你在情绪焦虑的时候,会突然莫名其妙抓着一个路上的白人说“你这个白皮猪”吗?


接下来的揣测也是毫无根据地建立在“白人有不可控要随时骂人”的精神病上,说维珍空服人员在听到让那位被攻击的女孩停止争吵是恰当而专业的行为。说真的,你不去维珍的公关团队真是可惜了,因为他们的想法和你完全一致。可是,从中国女孩以及三个其他中国的目击证人的说法来看,他们的做法完全是不恰当也不专业的。


首先,在那个男子大声羞辱威胁中国女生是中国猪,并且威胁要帮她的乘客的时候,没有一个空服人员上前制止了这个男人。如果有客人在飞机上辱骂,正常的情况难道不是至少也有人应该出来调停吗?并没有。


其次,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有了个叫Nathan Smith(并不能确定是不是真名)的男性过来“调停”, 但是和那个男子嘀咕了几句之后居然呵斥那个女生,还威胁她如果再和他吵架就要把她赶下飞机。首先不说那个男子的帕金森症并不是导致他骂人的原因,不管怎样,这个叫Nathan的男客服都不应该不听她解释,“呵斥”以及“威胁”女生。况且不说那个女生是他的顾客,就算只是对人起码的尊重都不应该用如此盛气凌人完全先入为主的态度。


就算那个男子的帕金森症真的奇葩到影响到他的精神行为了,正确的解决方法难道不是应该把他换走,并且安抚女生,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和抱歉吗?也没有。航空公司在后来的回信中还说是因为没有空位了那个男子才坐在原位。可是女生以及在场的目击证人都说当时的飞机非常空。而且说真的,一个航空客服有什么资格滥用职权可以威胁一个没有做错事的乘客下飞机?(以上三段截取至上篇文章:维珍航空种族歧视事件,这只是“个别现象”,所以我们忍忍就“算了?)


不说感同身受,稍微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在飞机上无缘无故被一个白人揪着骂是中国猪,唯一可以求救的空乘人员居然威胁你如果不闭嘴就要被赶下飞机的时候,你还会觉得这一切起源都因为不了解对方病情?你如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试图用“理性”的偏见去批判这些事,我想那个女孩不会释然,只会觉得自己的的羞辱无人能懂,还要无端忍受别人作为不了解真相的旁观者的指指点点。



二、


再说王尼玛这件事。王尼玛做错了什么?


根据文章所说,王尼玛有两大罪。第一,王尼玛“强行要求他人按王先生自己所认定的道德法则行事。” 的确,没有哪条国际航空法律条文有说机内用餐要调直椅背,这是个人自由。但是他的行为已经影响到了那位青年的吃饭,这是自由问题,同时也是教养问题。那位青年没有抱怨,也许是他心胸宽广,想说多一事不代表少一事,可是这也不能代表那个外国人的行为就是可取的。我想我们都被教育过,在很多情况下要为他人考虑,而不是用“法律没规定”这样根本站不住脚的理由,用非常嚣张的态度在藐视其他人。


第二,王尼玛试图偷窥并侵犯隐私?如果你看清楚王尼玛的描述就可以发现他并没有说是“黑进别人电脑”或是盗取别人密码来搞清楚对方身份,而是因为对方动作太大才看到了对方的公司等。王尼玛的行为虽然算不上是完全光明正大,但也绝对算不上侵犯隐私那么严重。再说了,从中国女孩被羞辱的案例我们也该知道了,如果不掌握十足的证据又会被一大波人质疑真实性,但是王尼玛掌握了对方资料就等于掌握了主动权,也免去很多人无端的猜测和质疑。顺便说一句,王尼玛描述的那个老外也公开道歉了。



三、


关于这两件事,我就说到这里了。对错是非大家自己也会有判断,现在想讲两件我在国外亲身经历的关于种族歧视的故事:


就像我上文说的那个作者一样,我在出国留学以前都对“种族歧视”四个字嗤之以鼻。新闻上看到玲琅满目的racism或是discrimination这样的字眼我都直接忽略,认为那又是西方媒体在制造噱头吸引读者注意力的又一个话题。


直到我出国,尤其是在芝加哥的那段时间。


有一天我在地铁上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黑人,但是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他就坐下了。他走过来,拿下我的耳机说:“小姐,你撞到我了。”


我抱歉地笑了笑说:“真对不起,我都没注意到我撞到了人。”


我以为这样就没事了。没想到过了五分钟,他走过来狠狠地踢了我一脚。


我一脸不解莫名其妙看着他问他为什么要踢我,他突然对着车厢大喊:


“你这个贱人。你刚才撞到了我你知道吗?你为什么撞到了我却不不道歉?”


我被吓了一跳,说:“我真的没注意到,而且我已经道过歉了。”


他无视了我的说法,继续对着车厢大喊贱人。我看着他破旧的衣服和一股腐臭的味道,心里无比地害怕却也暗暗同情他。


事后我和美国同学讨论了这个问题。我说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对我大吼大叫。他听完之后说这是芝加哥历史遗留下来的原因。因为深远的种族歧视在芝加哥扎根的原因,造成黑人对自己身份无比的自卑。而那个黑人或许是认为因为我对他们的蔑视,才会让我在撞了他们之后都完全不当回事。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时候明明和种族歧视无关也会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虽然起因也是因为芝加哥地区对黑人长期的蔑视和压迫。


再讲一个类似的例子。


我在中东的时候曾经去约旦旅游,当时因为相信了自己的导游和朋友一起被带进了一个小黑屋关了起来。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被绑架了,但是也怪自己不小心,后来中国大使馆也说这样的事情那段时间在约旦不少见。


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九死一生的事,后来我们想尽各种办法叫来镇上的所有警察最后逃了出去,也留下了挺重的心理阴影。回到学校之后我写了一篇“我和同伴在约旦被人劫持关在水泥屋的惊魂一个多小时惨痛经历告诫女生旅行时一定要注意安全”的文章,并且瞬间被疯转。


后来我有一个朋友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于是我解释说约旦旅游之前是比较安全的民风也很淳朴,但是最近因为巴以那边的冲突以及叙利亚的问题有大批难民涌入,导致当地的治安出现了点问题。警察很多时候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时我在约旦首都安曼的时候还有人对我进行了性骚扰。


朋友听完看了就说我是在种族歧视,因为她认为我就是在说难民多的地方或者阿拉伯的确就是治安不好,容易出事(这段截取至“上了名校又如何?”)。


可是在那个事情里,我只是在客观陈述一个现象,和种族歧视并没有半点关系。我也没有说阿拉伯人在的地方一定治安不好,只是当时情况不同。但是朋友不分青红皂白的说我是种族歧视,这种情况可以和那个作者的标题相吻合。

的确,动辄说种族歧视试图扣上一个政治政权帽子的事情的确存在,却和维珍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维珍这件事情,通过女生和几个目击证人的说法,是可以确确实实完完全全被定义为种族歧视的。而维珍如果想要证实自己做的没错,至少也应该拿出点实质性的证据吧?并没有。



四、


在芝加哥的时候,学校有一堂课请了一个在监狱里呆了二十多年黑人告诉我们他的体验。当时他因为被怀疑偷窃而入狱,从而开始了无止境的被羞辱的生活。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当时两个警察拿着电棒。只要我没有讲出他们想听的,他们就会说,‘Nigger,你想死吗?’我被电得在地上打滚,痛得差点把自己舌头都咬断。电击是最常用的手段,他们还会吊着我打我,折磨我。在我被折磨地奄奄一息的时候,他们就会用那种蔑视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轻轻地吐出nigger。” (nigger的中文意思大概是黑鬼,主要表达了对黑人的蔑视)。


整整半个小时,他轻轻地诉说他在监狱里几十年的遭遇,讲到一半他难受得不行,开始低低地循环“nigger“这个词。


我想,他难受的应该不是nigger这个词本身的含义,而是为什么明明都是一样的人,他却生下来就要因为自己的肤色被当作低贱的人。二十多年之后,他被翻案,终于走出了监狱不用再被电棒突然袭击,但是他身上的鞭痕却是一直留到了现在。


我再也没办法像以前一样认为”种族歧视“只是人类的哗众取宠。因为它真的客观存在,而以前的我,只是无知,却又拒绝承认自己的无知。而我希望你,也要正视这个问题。



五、


我在公众号上发了上一篇关于维珍的文章,有一个移民美国的读者留言说有一次她带孩子去游乐园玩,一个白人对她家的孩子喊着:“Watch out those Chinese people!” (当心这些中国人)。她说当时她心里一瞬间有了屈辱,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就算英语不好也要硬着头皮去讨回公道。


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故作理性,站在道德制高点,事不关己地说出一句:“动辄诉诸种族歧视本身就是种族歧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微信ID:lifebook2

    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微信二维码

    关于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

    这是两个在美国生活学习过的女生的生活意见账号. 既然人生的目标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那不妨让我们随心所欲写些当下在意的事.年岁带来的不该只是从容的接受,也应有披星戴月的坚守.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