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绍与太平:爱到别离才相遇

2016-03-20  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  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

15年前,我看到了这样一个故事,至今,它都是心中最优美而凄婉的爱情。

长安月下,上元节,凤箫声动,玉壶光转,花市灯如昼。

那一年,她才14岁,豆蔻年华,娉娉婷婷,趁机溜出宫,用全部的好奇心打量着这个宫外的世界。

“这是谁家的女子,生得满面春光,美丽非凡?这位姑娘,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你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你婀娜的身姿让我的手不听使唤,你蓬松的身发涨满了我的眼帘,看不见道路山川。”


皮影戏的唱词,如她一般让人沉迷。


母亲曾说:“一个女子,如果生得美若天仙,就要时刻准备为此付出代价。它可以成为你的财富,但同时也可以成为一切灾祸的源泉。”有一种悲哀,叫一个女人的天生丽质。因为这从一生下来就已经离她远去,被上苍判给了男人。

还有一种无奈,叫帝王家的孩子,因为太多事情,根本由不得自己做主。

她不小心和韦姐姐走丢了,着急的哭了,在大街上迷茫的看着过往的路人。

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人,她下意识的去掀那张面具。

面具下的那张脸,明媚到让她永生难忘。


她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以及在他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她十四年的生命所孕育的全部朦胧的向往终于第一次拥有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形象。那一刻,她目瞪口呆,仿佛面对的是整个幽深的男人世界。他,就是薛绍。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他问。

她满眼泪光,脉脉盯着他,说不出一句话。

“你,是在找人吗?”

“我,我在找昆仑奴。”她颤颤地说。

“公子,你认错人了。昆仑奴不是一个人,他只是个面具,面具下的脸,是不同的。”

也许薛绍不会知道,那晚的相遇,让一个14岁少女见过的他的眼底波光,足以明亮她的一生。

有一个瞬间,让一生改变。偶遇的刹那,她的生命正艳如桃花。仿佛眼前所有的存在与过往,都只是为了这一场生命里最盛大的遇见。而作为女子,在最单纯的年龄,最容易将自己的心,交给最爱的人。

她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胜利逃亡”就如此难为情地收场。可那却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旅行。她开始爱上了这座繁华的长安城,因为他的存在,便毫不犹豫地将灵魂交与了它。

“他比哥哥中的任何一个都好看千倍。他有弘哥哥的鼻子,高高的,直直的,好像山的脊梁,眼睛特像贤,不仅很大,还长长的,像一潭秋水,他眉毛可漂亮了,是那种剑眉,透着英气。嘴更像旦,嘴角还微微上扬,下巴上还有一道儿,就在这儿,很威武的样子。他笑起来的样子啊,好像春天里最亮丽的一束阳光。”想他的时候,她开始和自己说话。

只是,她不知道,薛绍心里的那个人,叫慧娘。他们琴瑟和谐,早已约定长相守。

天真的她把心事告诉母亲,母亲答应,却背着她要求薛绍休了慧娘与她再无瓜葛。作为母亲,她看重女儿的幸福,可也自私而残酷的伤害了另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一纸诏书,他被封为驸马,将迎娶长安城里最耀眼的太平公主。


新婚之夜,他让她等了一夜。那是一个女子最焦灼渴望的心,满了又空,空了,继而沉默。

后来,他质问她:“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我说不出来,可是我爱你。”她哭着说。

“爱情意味着长相守,意味着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不论是活着,还是死去,就像峭壁上两棵纠缠在一起的长青藤,共同生长,经受风雨最恶意的袭击最终,共同枯烂,化作坠入深渊的一缕屑尘。这才是爱情。她需要两股庞大的激情,两颗炙热的心灵,缺一不可。爱情是不会屈服的。因为她本身就是天堂,代表着生命最高健全的境界,你真正拥有她吗,太平公主?”

她被吓住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这第一次关于爱情真谛的启蒙长着这样一副歇斯底里的面孔。在她水晶般的心里,它本应是优美而深情的,伴随着温暖的体温和柔软的鼻息。何况,此时说这些话的人,正是她最爱的丈夫。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意识到,从那刻开始,那张面具下的明亮的脸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男性的残酷和冷漠。

婚后的日子,再无波澜,因为薛绍心中已如死水。他的慧娘难产死去,成了他再也无法实现的相守。

有时,她也恍惚过,以为薛绍的冷漠只在表面,婚后生活的平淡或许仅因为萍水相逢,以及她有些鲁莽的激情。她决定再一次全面下放公主的身份,像一个最普通的女孩子那样纯朴地争取爱情,而真诚则是她拥有的全部资源。

可是,他不愿给她任何机会。

她尝试抚着慧娘留下的琴,企图安慰他的心,可他愤怒地说:

“你以为你会弹它,就可以拥有长相守?拥有那样的感情?你不配!你可能独领至高无上的风情,却永远触及不到一颗质朴纯真的灵魂!”

从小到大,她一直被这个帝国捧在手心,可眼前这个让她受委屈的人,却是她的丈夫。她慢慢放下琴,擦干眼泪,默默转身,离开。

她百般忍耐,他无动于衷。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五年。终于有一天,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心,做出了决定。

因为愧疚,因为排解不开,因为心里无法面对的亏欠,在太平面前,薛绍拿剑捅向了自己。


他的胸口鲜血迸出,知道自己生命将尽,他终于缓缓地说:“对不起,太平。我......爱上了你。我曾用我全部的意志去抵抗它,但,无能为力......公主,原谅我,我们来生再见!”

“不!不要离开我,求求你。”她平生最无助的呼喊道。


她等到了,最后的最后,他终于爱上了她。只不过,那句话,说出来,已是永别。

她第一次紧紧地抱着他,这最终完全属于她的面孔和躯体,像怀抱着一个无助的婴儿。她默默凝视着自己青春时代的理想正一步步丧失着体温,五年黯淡的婚姻生活正随着他的灵魂飞上天堂。而这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曾执著无畏地渴求爱情的帝国公主。

她聪慧美丽,是那么美好的一个人,却没有等来她渴望的爱情。她拥有无上的权力,却没有得到过幸福。

薛绍死后,她嫁给了武攸嗣,虽然并不爱他。成婚那晚,那个男人,等了她一夜,就像当初的她。

她跑去看薛绍,喃喃的说:“我嫁他恰恰因为没有爱情,因为我都给了你,所以我把这婚姻视作对我们爱情的保护,因为我不用付出。想来真可笑,新婚初夜,你让我等了一夜,因为我爱你,而现在我又让一个人等我,同样因为他爱我,而且同我当年一样强烈。”

他在时,他是世界;他不在时,世界是他。


再后来,她遇到了母亲的男宠张易之,他有一张酷似薛绍的脸,可他终究不是薛绍。

她有一个养子叶儿,是薛绍和慧娘的儿子。叶儿爱他,可她只把他当自己的孩子。

她还有一个侄子李隆基,李隆基也爱她,但她只把他当晚辈。

所谓爱,有时候真的难分对错。

只有她明白,这么多年,只有薛绍,让她体会到爱情那令人感动的本质。也许,只有当一个人孤独地坚守她时,爱情才是最美的。至于能不能相守,要看你的造化,不能强求。

有时会想,感情的世界,也许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倘若薛绍最初认识的就是太平,倘若他们之间没有一个慧娘,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可又一想,或许,太平永远也不会后悔14岁那年长安月下的盛大相遇,宁肯搭上一生,也在所不辞。

爱情是长相守,是两个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

长相守,那是青鸟落泪满楼听风雨

空长叹,丝绢鸳鸯绣落一点点死去

不想恨,是什么萧声望着我可惜

书生说,若是有缘我们来生再相遇

有时也会想,如果14岁那年遇见后再无交集,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他继续和慧娘长相厮守,她继续做她的太平公主,两个世界再无相侵,至于爱情,没有开始,便没有结束。后来又一想,可能,很多事情,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有的人注定是你生命中的癌症,逃不掉的。

爱与不爱,其实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作为帝王家的孩子,一份纯粹的爱对她来说太过奢侈。这份爱情,她救赎不了,因为救赎本身,已是一种劫难,爱,注定是她无法抵达的路程。

“长安细雨

沐浴着太平

大明宫景

多少宿命

回首遥望

苍穹下

众世沉浮

无常无情

终我一生

难寻太平

放不开

那命运钦定的爱情

躲不开

那注定凄艳的荣幸

逃不开

疲惫过后最终的远行

细雨中离去

再还给天地一世太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微信ID:lifebook2

    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微信二维码

    关于抹茶与晴天的生活意见

    这是两个在美国生活学习过的女生的生活意见账号. 既然人生的目标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那不妨让我们随心所欲写些当下在意的事.年岁带来的不该只是从容的接受,也应有披星戴月的坚守.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