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不戒

2016-03-25  张鸣  张鸣

抗战期间,国民党特工郑苹如色诱汪伪特工头子丁默邨之事,被张爱玲写成小说《色戒》,又被大导演李安搬上荧屏,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暴露的镜头,在观众中大火特火。张爱玲的一句,阴道连着女人的心,遂沦为时髦男女们信条。其实,当年国民党特工刺杀丁默邨失败,其实未必是郑苹如紧要关头泄密,更可能因为行动小组成员做事不慎,被老特工丁默邨看出了破绽,遂致功亏一篑,还搭上了大美女郑苹如。一般来说,在施展美人计的女特工意中,阴道不过是行动的工具,死胡同一个,哪儿都不连着。

但是,这个故事,小说家却可以沿着《色戒》的方向去演绎,这样的演绎,才能在性的方面展开,比较好看。事涉一个上过《良友》封面的大美女,这一的演绎,真的可以打动人心。当然,同样是性方面的演绎,也可以沿着相反的方向,即说郑苹如其实没根丁默邨上床,冰清玉洁的,即使死,也是一个纯洁干净的英雄。只是,这样的说法,真伪不论,即使拍成电影,也注定没有《色戒》火。

《色戒》当然不是让人戒色,无非是说,无论男女,都戒不了色。不过,放眼世界,搞特工的人,虽然经常玩美人计,但所针对大多并非同行。丁默邨干过共产党,蒋记国民党和汪记国民党,都是做情报搞特工的,但却是一个不可救药的色鬼。他的好色,不是那种玩过即丢的登徒子,而像多情的诗人一样,虽然到处流情,但对每个女人,都玩真的。对原配、继室以及每个他看上的女人,都深情款款。抗战胜利后,这个情种进了监狱。他的原配隐名埋姓,在法院工作,每天都默默为他祈祷,直到最后一日。而他当年在投敌之后,也曾多次接济原配,只是都被拒绝了而已。在监狱关押期间,一次在法院审理之后,法院方面只派了一名法警押送他回监狱,结果,原本不到20分钟的路程,五个小时之后,人还没到监狱。弄得法院上下,紧张得要命,派人四处寻找。丁默邨是汪伪政权第一号特工头子,他的特务机关,著名的极司婓尔路76号,是个杀人的魔窟。这样的大魔头,居然失踪,岂不吓杀人也。但不可思议的是,六小时过后,丁默邨居然神奇般地回到了监狱。

原来,由于法院方面只派了一个法警押送,在路上,丁默邨施展口舌,居然说服了法警,带他回到他的家中,跟继配的妻子相会去了。缠绵过后,还吃了饭,才将他送回去。在那个兵荒马乱的时候,丁默邨居然没有借机逃走,真是令人想不通。回到监狱,这个昔日的魔头,只能是一个命运——被枪毙。因为此时,因他抗战后期提供过好些情报,并帮助国民党顺利接受沦陷区的有过功劳而袒护他的戴笠,已经飞机失事死掉了。当年国民党就在监狱里枪毙人,南京老虎庙的监狱里,几乎天天有行刑的枪声。作为在押犯,他对此一清二楚。如果他要逃的话,民国政府还拿他真的没办法。

比较可信的解释是,他不想连累妻子。逃跑的时机虽好,但那时的南京,通讯不便,没法通知他的旧部。唯一的可能,是通过他的家逃走,还是得把那个耳根子软的法警干掉。这样一来,他倒是能跑,他的妻子就玄了。他走了,妻子肯定会被牵连。所以,他只把这个机会,当成一次对女人告别,一次性的告别。令人不可思议地在失踪六小时之后,又回到了监狱。该发生的,什么都没发生。

多情种子,大抵怕死,丁默邨也是这样。轮到枪毙他的时候,他已经瘫痪了,是被法警拖上刑场的。在刑场上,他面无人色,浑身发抖,站立不住,人家只好给他拿了一把椅子,他瘫在椅子上,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在枪响之前,他的灵魂估计已经出窍了。相反,其他被枪毙的汉奸,几乎多数都慷慨激昂,坦然赴死。这样一个怕死怕到极点的特工头子,当面临自己最后的生存机会的时候,居然费劲心机,将之变成一场云雨之会。没有被郑苹如拖去鬼门关的他,最后还是没迈过色字这一关。

当然,丁默邨的确是一个讨女人欢喜的男人,不是因为他的性能力超强(他有肺结核),也不是他的相貌出众。而是他的确对女人有真情,而且能把这情谊恰如其分地传递给对方。当然,也包括对郑苹如。郑苹如的死,其实不是他的意思,但却也因为他的真情。只是,这个真情当时是不是征服了郑苹如,我们还不知道。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张鸣微信ID:zhangming19830505

    张鸣微信二维码

    关于张鸣

    张鸣,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于北大荒.出生赶上鸣放,故曰:鸣.著有《北洋裂变》《直截了当的独白》《历史的底稿》《历史的坏脾气》等作品.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