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是独立思想的策源地

2017-11-22  慢书房  慢书房

『阅读本是寻常事,繁华静处遇知音』


我终于有了自己的书房。


作为一个读书人,作为一个几乎毕生与文字打交道的教书匠,希望拥有一间书房,哪怕只是斗室、陋室,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并不属于过分的奢求。因为书房是他与中外先哲今贤心神交会之处,是他的独立思想得以萌生的策源地,也是他的自由精神得以休憩的理想场所,所谓“坐拥书城,何假南面称王”是也。


但是理想与现实总有距离,而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距离还非常之大。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开始在大学讲台上讨生活,直到去年,我一直没有一间独立的、像样的书房,个中原委,一言难尽。越来越多的新旧藏书不得不挪来搬去,长期一分为三:一在我自己的卧室兼书房的住所,二在我父母家,三在我工作过的华东师大图书馆(先在办公室里,后移到堆放杂物的小仓库里)。在外人看来,我这是自作自受,何必收藏那么多书呢,简直成了书灾,而在我自己却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而今我终于有了自己的书房,可以较为安心地与我喜爱的新文学初版本、毛边本、签名本等为伴了,也可以不受干扰地潜心研读我感兴趣的中外典籍了。书房里又陈列着我研究过的周作人、郁达夫、台静农,还有我与之有过交往的沈从文、冰心、唐弢等文坛前辈的大小字幅。陈从周、黄永玉两位的画幅,与我书柜里所宝藏的他们的著作互相辉映。晨夕相对,更感亲切和温暖。


书房又不可以没有名称。古人为自己书斋所起的室名不是富于诗意就是讲究出典。我搜索枯肠,草拟了几个,都不合适,最后干脆起名“梅川书舍”,这是大白话。我的新居就坐落在上海的梅川路上。又恳请董桥先生题写了室名,显得有点古色古香了。

记不清是否是知堂老人的话,书房是不能随便让 人参观的,否则从你读那些书就可推断你有多少学问。我却不然。我的书房是兼作客厅的,无隐秘可言。“谈笑有鸿儒”,能够和识与不识的文朋书友在书房里浓茶一杯,海阔天空,谈严肃的,也谈有趣的,正是我的期待。一位同事到过我的书房后对我说:“你的兴趣爱好,你的专业训练,你的学术背景,在这间书房里一目了然。”我想,这是好事。


愿普天下的爱书人都能拥有自己的书房。


11月25日(周六)晚7点

学者陈子善与你慢聊

书与书店的故事






《签名本丛考》

作者:陈子善

出版社:海豚

出版日期: 2017年5月


自上世纪90年代初起,陈子善教授即有意识地搜集现代作家签名本,尤其是1949年以前的签名本。《签名本丛考》正是他多年来这方面研究文章的结集,收录了现代文学大家作品签名本的考证文章十数篇,包括张爱玲、郭沫若、徐志摩、周作人、废名等。研究签名本的意义是多方面的,从中可以考察作者的文坛交往和著书缘起,也可能会提供进一步研究作品的线索和鲜为人知的资料。本书考证翔实,逻辑严谨,从一个侧面向我们展示了这些作家和文坛上尚不为人知的方面,从而也为20世纪中国文学史的研究提供了更为丰富的史料。



—FIN—


文 |陈子善

图丨雨花

排版| 慢师傅

慢书房微信ID:mansuzhou

慢书房微信二维码

关于慢书房

一家有人情味的独立书店,在苏州古城深处,静候每一个爱书的知音.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