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自曝早年拍戏被导演狠打耳光 称拔牙是为了说话利索

2017-11-03  剧组信息  剧组信息

娱乐圈竞争激烈,新人要上位不容易,谁没有几段有血有泪的辛酸史?


如今红得发紫的杨幂在走红前也有过不堪回首的新人经历,她曾在采访中透露拍戏时曾被导演打过:“我之前拍戏时还被导演打过,打耳光、打身上都有,拍那部戏我被打了三四次……当时可能是我年纪小,他要我演哭戏,我演得不好,有些他说的东西我又不懂……具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碰到这样类型的导演了。”这事给杨幂留下了小小的阴影,但也令她更加发奋:“我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导演教戏招数]

刚入行者吃尽苦头,那导演又是如何调教新人的?来自内地的单联全和香港的钱国伟都表示,强硬手段和好言相劝都是必需的。


做好铺垫

“让他体验角色,送他到一个哑巴家庭生活”

说到如何引导新人进入角色,曾执导《东北抗联》、《我的丑娘》等热播剧的导演单联全有自己的一套:“对于一些新演员,要做的功课就得多一些。我希望他们能全程跟着剧组。进组之后,对整个剧本、人物角色,我都要跟他们有充分的交谈,要求他们看书,或者去体验角色。

像当年我拍《赵一曼》的时候,设计了一个哑巴角色,但是那个演员怎么也适应不了,后来我就通过残疾协会,把他送到一个哑巴家庭,跟着他们生活,后来就慢慢找到了感觉。”

而向来喜爱起用新人,曾监制《美女厨房》等热门综艺节目、执导过电影《喜爱夜蒲》的钱国伟则表示,用新人需要提前“热身”:“我会鼓励演员自己约出来聊天、对戏,因为里面有很多的激情戏,需要他们有多一些沟通交流。”


软硬兼施

“踢她一下, 哇 的一声哭了,之后就找到了感觉”

如果新人频频不能入戏,导演们又有什么法子令他(她)开窍?

导演单联全表示,新人频频NG是家常便饭,导演生气骂人也是情理之中,但骂归骂,如何把戏拍好才是正道,所以导演必须懂得“软硬兼施”:“新演员除了要鼓励他们,也需要给他们一些刺激,这样才能激发他们的潜力。

之前有一场戏,有个小女孩从来没有演过戏,拍哭戏的时候哭不出来。一开始我就吓唬她说 再演不好就不给你饭吃 ,后来上前踢她一下,她 哇 的一声哭了,然后哭着把对白说完了。这次之后,她找到了感觉,接下来的戏都会演了。”

“假戏真做”也是一种很常见的带人入戏的方法。单联全说:“我拍《我的丑爹》时,有一场翁虹打江宏恩耳光的戏,确确实实是一耳光上去了,脸上还留了五个手指印。从导演的角度来说,有时候确实希望真打真做,这样的效果出来逼真。但这里也有一个表现手法和轻重程度的问题。”

“拍戏前和演员聊天,还会让他们喝酒”

说到调教新人,钱国伟表示自己没有太多技巧,教新人拍戏都是动口不动手:“我觉得演戏最重要是自然,平时我会跟他们说,要把角色融入到自己的一些琐碎回忆里。比如要拍吻戏时,你把对方想成你平常最想亲吻的那一位———当你没有什么表演经验时,就要懂得催眠自己。”


他透露《喜爱夜蒲》中情欲戏不少,要将这些戏份拍得唯美,很考验导演和演员的配合,“如果演员太紧张,我会在拍之前多点和他们聊天,同时让大家喝酒放松一下。真正拍时我会尽量清场,同时还会播放音乐。”

谈及教新人演戏的尺度,钱国伟称每个导演一定都会有发脾气的时候,“我属于那种不太出声的,但有时候也会骂人,不过就一定不会动手打人。我觉得如果他做得不好,你动手打他,他还是一样做得不好。”

学会变通

“导演不能拿演员当工具”

当“软硬兼施”、“假戏真做”的法宝都用尽了,演员们还是演得不好,那就得靠导演们动脑筋变通了。

单联全说:“有时候实在不行,可以采取另一些方法。比如拍《我的丑爹》的时候,有场老人投海的戏,老演员对海水特别恐惧。为了让他安心演好,之前我亲自试过水温,22摄氏度,我觉得没问题;然后清理掉水里面的石头,水深也只到臀部———戏里讲水很深,我就要演员一边走,腿一边往下沉,就是逐步下蹲着走,那么观众看不出来水是很浅的。这个问题很简单就解决了。”

他又表示导演要多考虑一下演员,“我想导演对演员,要像对自己亲人一样。像我之前在东北拍一场投江的戏,10月末的东北很冷,演员很遭罪,我就让演员贴身穿上防水的衣服,然后还包上皮革,再在外面给他套上服装,这样根本就进不了水。导演不能拿演员当工具。”

剧组信息微信ID:juzuxinxi

剧组信息微信二维码

关于剧组信息

中国剧组信息网旗下品牌,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影视剧组筹备信息发布平台,与娱乐圈90%以上的业内人士都有密切合作.定期发布圈内影视剧组信息.这是进影视圈最快的正规入口.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