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5_要学会相爱,也要学会分开

2017-11-21  江南的故事酒馆  江南的故事酒馆

这是故事酒馆的第215个故事







要学会相爱,也要学会分开

文=安若夏




你知道梦想成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吗?

那是一种永久的失去。

——大胖



大胖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无疑这在外人眼里我们是所谓的青梅竹马,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只剩下我和他,我们之间也不可能会滋生爱情这东西。


我一直以为像大胖这种死直男,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女朋友,所以女朋友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奢侈的梦想,我每每都劝他最好连想都不要想。并不是我不顾及我们多年的友谊,而是在跟他相处的这些年里,他已经多次成功把我贴了大半天的假眼睫毛撕下来。或者来一句你眉毛为什么要上色然后硬生生把我精心画好的眉毛抹花,再者我涂了个姨妈色的口红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一脸紧张问我是不是中毒了。总之大胖是集齐全天下所有直男的缺点,所以理所当然地活该单身了。


大胖就这么一直打娘胎出来光棍到了28岁。去年三月份大胖捧着蛋糕吹生日蜡烛许愿说希望能在今年有个女朋友。我在旁边弱弱怼了他一句:哪个女的会瞎了眼看上你。嗯,结果到了四月的时候大胖的生日愿望实现了,真的有女的瞎了眼。


大胖的初恋是他的高中同学,一位长得超级漂亮的女同学,姓王,简称王同学。这名王同学在高中的时候就是班里的班花,品学兼优的她爱慕者自然多到数都数不清。大胖后来和我回忆说,其实高中三年他都在单恋这位王同学,他和她三年都在同一个班上。可大胖再怎么绞尽脑汁想了老半天,最后只能像个泄气的皮球垂着脑袋抱怨三年里她和他就只说过一句话:你好,借过一下。


在这特此说明下,大胖其实并不胖,王同学也没有我说的那么瞎。准确的说应该是大胖在初中的时候很胖,高中开始长个以后五官一下子就长开了。一米八的身高,加上本身白皙的皮肤和炯炯有神的大眼,勉强还是能和帅哥两个字沾边。如果大胖性格没这么死直男和反应慢半拍,应该也不会至今单身。


说来也巧,刚过完28岁生日的大胖,在两个星期后一次下班途中,大胖叫了辆顺风车,抠门且小气的他一如既往选择了拼单。大抵是看在大胖同学单身这么多年的份上,上帝老人家也觉得有点看不过去,便好心送了朵长得好看的桃花给他。大胖就是在这一天遇到王同学的,王同学那天不小心叫车点了拼单,机缘巧合下成了大胖的拼友。王同学一上车大胖一眼就认出了她,大概大胖也觉得高中暗恋三年无果就算了,两人之间还不存在什么语言交流实在太怂了便主动打起了招呼,出乎意料的是两人还聊得挺火热的。


我还记得大胖那晚回到家拉着我的小手神采奕奕地说:你知道什么叫一见如故吗?我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说真的,如果你们有任何一个人在现场,一定看到了我翻到天际的白眼。我心里纳闷了,这两人本身就是老同学啊,所以一见如故和“与君初相识”的诗句不能这么用的吧,就算欺负我没文化也不能欺负得这么光明正大吧。如果说喜欢一个人的眼睛会发光,那此时此刻的大胖眼睛不是在发光,而是在喷火。


大胖第一次和王同学的约会的地点在杭州某家麦当劳里,大胖约王同学下班后顺便一起吃个饭。大胖问王同学想吃什么,王同学说随便吧,然后大胖同学真的非常随便就近吃了顿麦当劳。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内心不禁在呐喊,大胖啊,你约人家女孩子吃麦当劳这样找得到女朋友才怪。


可能王同学也是个奇葩,大概是平时西餐厅吃太多,竟然觉得难得吃一回的麦当劳是人间美味。作为大胖的邻居,正在码文的我看见顺手帮我打包回来的大胖脸上神采飞扬,估摸着这顿晚饭两人吃得挺愉快的,自己啃着汉堡包的嘴角不禁微微往上翘,嘴上虽然损他心里却暗暗为他高兴。


四月份的某一个夜晚,我照常在电脑前码字。大胖兴高采烈用钥匙打开我的大门一路小跑到我面前,一把抱起瘦小的我在客厅转了好几圈,转的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大概,幸福的滋味都是如此,昏眩的让人忽视了现实。


“我和你说,她答应做我女朋友了。”整个晚上,大胖像个复读机一样一直在重复这句话,听的我耳朵都起茧了。


后来我也总算深刻体会到别人口中“有异性没人性”这句话的含义,大胖自打恋爱以后,就跟完全忘记我的存在似得,再也不会帮我打包吃的东西,而且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周末基本见不到人影,最后还一脸郑重地和我说日后不能随意出现在他得出租屋里。


有回我和大胖还有王同学一起在大排档吃夜宵,那是我第一次见王同学,因为高中的时候我和大胖并不在同一间学校。王同学见到我很自然伸出手:你就是大胖异父异母的妹妹吧,很高兴认识你。眼前的女子给我的感觉很舒服,唯一让我觉得不适的点是她一身上下的名牌璀璨而闪目,跟这大排档怎么看都显得格格不入。


那点不适像掉入眼睛里的沙,将人扎得生疼。并不是我不喜欢王同学,只是她身上那些牌子的标志在我的记忆里总会被无限放大,心里有一个声音不断响起:她不属于我的世界。我有种预感,她迟早会离开我和大胖,可每当看到大胖一脸沉溺幸福的模样又不禁摇摇头,怪自己神经敏感想太多。


虽然恋爱后的大胖非常过分,可跟大胖相处的二十几年里,他早就像一个亲人一样融入我的生活,我没钱的时候会偷偷帮我把房租交了,我失恋的时候从未打过架的他还狠狠把我劈腿的前男友揍了一顿……此刻的我看到大胖恋爱中的幸福模样,我仿佛看到不久的将来他和王同学走入婚姻殿堂的情景,念及此我还偷偷熬了几个夜赶稿想着提前把份子钱准备好。


可生活哪里会轻易放过每个人,生活最擅长的事就是先给一个人希望然后再毁灭这个希望。


大胖幸福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今年五月,王同学郑重而正式向大胖提出了分手,分手的理由即现实又残酷:公司决定调她去北京总部做市场经理,她升职的同时也再一次证明了她想要的东西是大胖给不了。


大胖在那晚喝了很多,一瓶二锅头接着一瓶二锅头死命往胃里灌。我第一次见大胖哭,从小到大他都像个超人,就连初中时他父母离婚我也没见过他掉一滴眼泪。


大胖问我,你知道梦想成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吗?


我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已给出了答案:那是一种永久的失去。一直以来王同学都是他的梦想,他说他做梦都想不到有生之年可以和她在一起。可是,拥有后才失去比没有拥有过还痛彻心扉。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却注定最后不能在一起,你还会选择开始吗?大胖在倒下去的最后一秒不忘扔出难题来为难我。说真的,我只是情感专栏的编辑,又不是什么情感专家,我自己的感情都给我处理得一团糟你问我我问谁。


那晚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喝醉的大胖拖回家,第二天酒醒后他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照常生活,只有我知道:有些伤害即使看不见,但是不代表不会疼。


在某次无意看到大胖打的一段文字后,我决定私自去找王同学谈判。那段文字是这么写道:惯性像一棵根深蒂固的参天大树,在以往半夜的时候我习惯翻过身侧着拥抱身旁的你。但你离开以后,我常常来不及阻止身体下意识已做出了反应,以致于我没收回的手总悬在半空中拥抱了无声的空气。


当我气势汹汹出现在王同学面前,她朝我礼貌微笑并猜到我的来意,我看着眼前知性大方的江南女子,一刹那整个人都瘪了。那晚王同学请我吃了一顿大餐,在一家五星级的餐厅,抛开她和大胖分手的偏见,老实说那顿晚餐我真的吃的挺爽的。


我问王同学,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快乐吗?她轻笑出声,反问我不清楚自己要什么难道更快乐?一时之间我只能哑口无言,毕竟我回答不上来。


王同学指了指落地玻璃窗外CBD 大楼,问我你知道现在都八点了为什么这座楼还有那么多楼层亮着灯吗?如果你觉得里面的人在拼命加班是因为工作多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不过是为了阶级的飞跃。不清楚自己要什么未必不是件好事,但人的天性一定会让你知道你不想要什么。我和你的不同在于我即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也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我想你一定看过《穿prada的女王》,里面的米兰达一直是我奋斗的目标,虽然一路上她舍弃了很多但她也得到了她想要的不是吗?并不是我不爱大胖,而是他和我想要的未来发生冲突了,在这两者的取舍间我选择了后者。我知道你肯定会问那大胖可以和我一起去北京,为什么一定要分手?小妹妹,偶尔吃一顿麦当劳才会觉得美味,但天天吃是会吐的。我承认大胖是个非常合格的男朋友,和他在一起我每天都充满欢声笑语,但他绝对不是结婚的最佳人选。婚姻原本就是一场交易,是两个家族的联姻,只有强强联手才能更好的在社会上立足,那些只嫁给爱情没有物质保障的人们最后有几个得到了好下场?


王同学一下子说了这么很多,像开了个演讲,一连串的话语之下我竟有些难消化。道理我何尝不懂,可是现实非要残酷到切割一切做梦的可能吗?在这一刻我觉得我说什么都很无力,王同学本身就是个情商和智商都很高的人,她用最简单的语言把她想表达的都表达的淋漓尽致,我这个说客竟被别人说服了。


临别前,王同学说:小妹妹,拜托你帮我照顾好大胖。以往他睡觉都喜欢侧着身抱着我,现在我不在他身边你可以帮我买只大型毛绒玩具来代替我吗?不过毛绒的质量一定要过关,因为他有过敏性鼻炎。嗯,算了,还是我自己买好了,到时候你帮我送给他吧,不过不要告诉他是我送的可以吗?望着王同学真挚的眼神我点了点头,毕竟大胖如果不要那个毛绒玩具可以给我。谢谢你,王同学拿出手机一边记录我的联系号码一边说,还有,对不起,我欠他的估计是还不了了。


我问王同学,你将来会后悔你放弃了这么喜欢你的大胖吗?如果你以后过的并不幸福回过头大胖已经不在原地等你了怎么办?王同学深呼吸一口气,仰头看着天空挂着的那轮皎洁明月,纤瘦的身躯在马路下的路灯下显得即单薄又让人心疼。


肯定会,但是飞和不飞我们谁也说不准哪个更幸福,你也保证不了我和大胖继续在一起就一定会幸福快乐啊!王同学每字每句都像一把钝刀,一刀又一刀渐渐割掉她和大胖最后一丁点可能。


有一个瞬间我觉得我好像眼花了,因为我好像看到王同学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日子过了一段时间,转眼迎来分别的时刻。如果不能好好的在一起,那就认认真真去告别吧!


王同学飞北京是今晚十点的班机,异于寻常的是大胖下了班就约我去ktv,美名其曰要high一把。一路上大胖都非常沉默,甚至还分神到好几回都没听我讲话。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他不想面对什么,但我还要善解人意假装我不知道。


一进包房,大胖就径自走向点歌台点歌,点好便自顾唱了起来。我在一旁忐忑的问了句,你确定不去送她吗?大胖装作没有听到继续唱他的歌。


时针不知不觉指向了九点,大胖重复了许多遍看手表的动作,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每一秒于他而言都是如坐针毡。在分针停留在3这个数字的时候,他终究坐不住扔下一句我还是想去见见她就拉开门一股脑飞奔出去。


大屏幕上播放的正巧是大胖点的《珊瑚海》,我看着门外大胖的背影渐渐缩成一个黑点直至消失,我突然想起前段时间他问我的难题——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却注定最后不能在一起,你还会选择开始吗?我把这个难题原封不动踢给了王同学,没过多久我手机屏幕亮起,收到了王同学微信上给我的回复。


她的原话是这么写道:我会,我至今一点也不后悔和大胖恋爱过。每个人选择开始的时候都想过就此一生,我也不例外,但是我们只有继续走下去会发现不适合这个事实。虽然不选择开始可以避免很多伤害,可是你也失去了很多快乐啊。要学会相爱,也要学会分开,然后在一边相爱一边分开中,你才会知道谁才适合你,谁才是那个可以陪你走到最后的人。


(完)




跟着电影学写作之《无间道Ⅰ》





酒馆公告


亲爱的酒友们,酒友俱乐部的微信群已经建好了。 入群要求:

1、热爱故事。

2、愿意支持酒保先生。

3、绝不发广告。

想加入的先加我微信:djjn2015(备注酒友俱乐部)


江南的故事酒馆微信ID:jngsjg

江南的故事酒馆微信二维码

关于江南的故事酒馆

文字酿酒,故事拌饭,再剪下四两月光作菜,欢迎深夜路过的你进来坐坐!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