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犯混在简书

2017-11-21  简书  简书


我叫顾北城,是简书成千上万个作者中的一员。

当然,我还有另一个笔名,叫房梁上的猫,这个事儿我曾在之前的文章里提过。

那时候我写了一篇叫《 我是个作家,也是个杀人犯 》的小说,讲述了我作为一名出色的悬疑小说作家是如何「 创造 」出我笔下那些故事的过程。

可惜没有人相信,他们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像我这样文绉绉的人,怎么可能为了写出一个好故事,而选择去杀人。

他们不懂,也无法理解,他们不知道对于我这种视文字为生命的人而言,为了写出一个惊心动魄的好故事,背后到底经历了一种怎样的天人交战。

他们更不懂「 文字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 」这句话背后的真正含义。

于是他们开玩笑地留言说:歪!妖妖灵么!我要报警!这有个强奸杀人犯,他是个作家!

盯着屏幕上那些留言,我真是哭笑不得,这世道就是这样,你讲真话别人不一定相信,有时候讲假话别人反而信了,人心莫测。

一年前,我在一个漆黑的深夜注册了简书账号,并给自己取名叫顾北城。

刚开始我的个人简介是:一个在逃杀人犯。后来仔细一琢磨,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得文艺一些,于是便改成了「 碌碌无为,醉生梦死 」。这正好也是我目前的生活状态,够文艺,也够个性。

作为一名足够出色的悬疑小说作家,我不再满足于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制造的那些素材,在那些暗无天日的白天黑夜里,我房间里的那个大冰箱已经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变成了三个,我有种预感,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被警察发现。

然后等待我的,将是漫长的牢狱之灾。

于是我决定改头换面,去其他平台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作者跟我一样,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下一篇一篇故事。孤独使我恐惧,我要找到那个人,并跟他一较高下。

而简书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写作者交流平台,是个不错的选择。

深夜的酒店,墙上的闹钟滴答滴答转动,空旷的房间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楼下就是马路,远处的街道,路灯已经熄灭,整座城市陷入一片令人心悸的黑暗之中。

就在前一段时间了,我在简书发现了一个叫「 全裸出镜 」的作者,他的头像是一张模糊不清的女人胴体,个人简介上赫然写着「 红灯区的强奸犯 」,好家伙,比我还要明目张胆。

我仔细看过他的文章,文笔不算出色,内容却十分真实,记录的都是他与其他女人发生关系时的情景,故事性很强,让人忍不住要一窥究竟。

就是他了。我告诉自己。

我私信他:「你真的是个强奸犯?」

他很快回消息过来:「你觉得呢?」

我:「 看着像,想确认一下。」

他:「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只需要读我写的故事就好。」

最后我说:「 敢出来见一面吗,我对你很感兴趣,当然,作为交换条件,我也告诉你一个我的小秘密。」

这回他迟疑了很久,过了好一会儿,手机屏幕那边才发来一串消息:「 好,你要是敢乱说,我撕烂你的嘴。」

我笑笑,敢这么威胁我的人,大多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最终都成了我小说里的一个死人。

我们约好今晚在这家酒店见面,现在是午夜十一点五十分,再有十分钟他就要来了。

我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挂在床头的衣架上,泡了两杯咖啡,然后坐在床边,打开电脑,开始敲起键盘。

这是一次我从未有过的经历,我得记下来。

十二点整,房门准时被人敲响。

我站起来去开门,只见他头戴黑色棒球帽,裹着一件宽大的风衣站在门口,块头不算很高,样貌却出奇地清秀,像是一个刚出学校没多久的大学生。

「 你就是全裸出镜?」我问他。

「 约我来,却不让我进门?」他戏虐地笑着,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闪过一丝很危险的东西,这种眼神我非常熟悉,前段时间我在分尸一个酒鬼尸体的时候也出现过这种眼神。

也是个狠角色,我多留了一份心,同时伸手邀请他进来。

他环顾了一下房间,自顾自地在桌子前坐了下来。

「 我看过你简书的文章,粉丝很多嘛。」他说。

「 数据而已,我更享受写作的过程,你呢,你不也是吗?」我回他。

随即拿起桌上的咖啡递给他,「 喝一杯?」

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地神色,伸手接过咖啡,却迟迟没有喝。

「 你的文章我都看过,写的都是你和红灯区小姐的故事,很有趣。」

我将话题转移到文字上面,果然一提到这事儿,他神色立刻恢复如常,连眸光都亮了几分。

「 那都是真的,我喜欢与她们发生一些故事,虽然她们不愿意。但没办法,谁叫我没钱呢。」他将强奸这件事情说得理所当然,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 没钱就可以强奸了?」

「 当然。」

「 你不怕她们事后报警?」

「 她们敢吗?本来就是做皮肉生意的,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有什么区别?你说呢?」

我低头,不知如何作答。

他似乎看到了我的窘迫,没再追问下去,只是望着手上的咖啡,若有所思。

房间的气氛,一度安静得可怕。

「 你不好奇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吗?」我问。

他瞥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似笑非笑地表情,「 哦?怎么找到的?简书作者那么多,我可是微不足道的一个。」

我在他对面坐下来,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既然你看过我的文章,那你应该知道,我在简书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作者,但还是有那么几个粉丝的,正巧,前段时间有个女粉丝给我留言,说自己被强奸了,而强奸她的那个人还堂而皇之地将这件事情写成了故事,想必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吧?」

「 哪个?」

「 巧巧。」

「 哦,那个臭婊子啊,每天穿的那么骚,不就是图点钱嘛。」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一脸不屑地说道。

我看了下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距离他进屋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我想。

我打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一本书,递给他。

「 这是什么?」他问。

「 我写的书。」

「 哦?你还出过书?不错。」他饶有兴致地接过书,「 为什么叫《消失的女人》?」

他对书名有些好奇。

我笑笑,用手指了指书封面那个长发披肩的女人,「 因为这个女人死了。」

「 被你写死了?」

「 不,被我杀了。」我邪笑着,露出一副看猎物般地表情死死地盯着他。

「 你不是喜欢把自己发生过的事情写成故事吗?正巧,我也是。」我舔了舔嘴唇,不再掩饰内心的兴奋。

猎物最后的垂死挣扎,让我内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我喜欢看着他们绝望的样子。

他明显被吓到了,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脸惊惧地看着我。刚想迈出步子朝门口跑去,身子却摇晃了一下,随即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 你现在是不是感到浑身无力,眼皮沉重得想要睡觉?我要跟你说的小秘密就是这个。」我戏虐地笑着,一脚踩在他身上。

「 你,你给我下药......」他努力睁开眼,话还没说完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我拿起他身上的手机,用微信扫描登陆简书,将他账号上的文章全部删除清空,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明天之后,这个世界上便再也没有人知道有他这号人的存在了。

「 啧啧,又是一个新素材,真棒。」

这么想着,我对着电脑键盘又飞快地敲起来。我得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记下来,然后趁着天还未亮,将他的尸体分解处理掉,这是一个繁杂的工程,我得抓紧时间。

最后我又在文章的结尾处加了两句话:

你好,我是顾北城,你可能不认识我,也可能在首页上看过我的文章,不过没关系,也许我认识你呢。

也许你就是我众多猎物中的一个。

不管怎样,很高兴认识你啊。

写到这儿,我裂开嘴角,狰狞地笑了。

<end>


简书作者

- 顾北城i -

“ 爱我的故事,如是便好。
公众号:顾先生与九小姐(TYJG522)”


-简书-

国内优质创作社区

有志青年聚集地

简书微信ID:jianshuio

简书微信二维码

关于简书

一个优质原创内容社区——「交流故事·沟通想法」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