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电击疗法能不能治单身?

2016-09-13  文案摇滚帮  文案摇滚帮

“十万伏特。”汤教授伸出中指,坚定不移地放在红色按钮上。


再见了,马小乔。


巨大的机器运转发出奇怪的声响,虽然我的括约肌不自觉地放松让尿流了一地,但其实我一点也不紧张,因为红色是我的幸运色。七岁入小学时我就从红旗分了一角,系在脖子上。马小乔跟我一样光荣,她迎着阳光,白白净净的脸在红领巾的映衬下,美得让人想睡她。当我把这份龌龊的愿望美化之后,告诉她其实我想让她当女朋友,她咬着嘴唇把我带回家,拿出一台红白机搁着我面前。



“打三局,你赢,我就答应你。”她说,“不过,我很强。”


我笑着摊开双手,满满都是磨出来的老茧:“呵呵,见过我猴油根的人,都已经死了。”


马小乔确实跟普通女孩不一样。普通女孩跳绳踢毽子腿脚利索,而马小乔是手活好。在第一局她轻松干死我之后,我憋着股春劲儿硬生生地在残血状态下扳回一场。


赛点。


她扯下脖子上的红领巾,零压痕没束缚,正眼看我说:“来!”


“封印解除了?”我心里吓一跳,彻底怂了,按下暂停键,“我好像忽然得了关节炎,改天来找你。”


但是在我苦练绝技一个月之后,马小乔搬家了,彻底消失在我的早熟里。



“你疯狂玩游戏,是为了寻找马小乔?跟她在游戏里偶遇再续前缘?”我把我的故事说给汤教授听,他没有相信,“来我这里治疗的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有瘾,都有别的理由,学习没意思家庭有矛。而你,你是为了爱情而玩游戏的。呵呵,我他妈信你有鬼了!昨天你还说你是因为前女友跟你分手你才来治网瘾的,怎么今天又说是初恋什么的?你嘴里有实话吗?承认吧,你是有病!”



“随便了。我没办法停止找她,我的生活糟糕透顶。所以,你能治好我吗?”我问。


“把吗字去掉。”


“你能治好我。”



但是接下来一个星期,每天三次电击治疗,却没有让我忘记自己是游戏之神这件事。汤教授说我中毒太深,得加大剂量和钱。但我知道,其实是马小乔在我脑子里不肯离去。


“五万伏特!”汤教授数完钞票,按下红色按钮。


“等等,我还有心愿没了。”我想伸手把头盔扯下来,但我被绑在椅子里无法动弹。


“来不及了,一库哟!”汤教授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汹涌的电流瞬间就击穿了大脑额叶。



“我很强。”马小乔骄傲地看着我。


“跟你的游戏过一辈子去吧。”前女友在我背后冷冷地留下这句话,然后甩门而去。我没有立即去追,如果此刻我抛下跟我一起浴血战斗着的队友,抛下手里替我出生入死的英雄,那么敏感如你,会不会认为我在爱情里也是那么容易半途而废?


“第三局。”马小乔把手柄交给我。


“为什么拔我网线?”我朝空气喊着。


“做我女朋友。”我说。


“先问我手里的红领巾答不答应!”马小乔飞在半空中。



“醒醒。”汤教授把口水喷在我脸上。


他手里拿着画册,他翻开一页,问我,“这是什么?”





“是屁股。”我脱口而出。


“你仔细瞧,难道不是毫无意义的黑点?”他皱着眉头。


“不是。我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两百米开外的一个屁股。如果我的枪口朝上五公分,子弹一定能中,连痔疮都可以打下来。”我说,但很快脑子嗡嗡作响,湿了一身冷汗,“汤教授,我是不是没得治了?”



汤教授没有说话,打了个响指,治疗队把我放进了CT机里。


二十分钟后,他拿着胶片告诉我,我被十万伏特烧出了一个脑洞。


“因为这个脑洞,所以不管是什么毫不相干的东西,你都能把它跟游戏进行联系。当然,这不是什么医疗事故,而是你的脑子本身有问题。”


“那怎么办?汤教授,请你一定要治好我,给我一道圣光我就灿烂了。”


“当然,救死扶伤这是我们的使命。那么,再给我十万,我帮你把脑洞堵上。”


“这次治疗我把钱都给你了没有多的,不过我有一把+5的屠龙刀,便宜卖你了。”我说。


汤教授摇摇头:“垃圾货色也来骗我?你不是还有三套限量版皮肤吗?超梦呢?蛋刀呢?黄金枪呢?服务器第一的成就呢?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给你做过背景调查了。算起来,你需要把所有账号装备给我,才能抵掉这次的治疗费。”



我迟疑了。


这些东西,见证了我跟马小乔。



汤教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回忆就让它留在回忆里就好,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补上这个脑洞完成治疗,变成更好的自己。”


“变成更好的自己?”我喃喃着重复他的话。


“是的。”汤教授替我解开右手的枷锁,“来,写下你的账号和密码,跟过去做个告别。这一回,我们用十万伏特,让你的脑子化成一团。”



三天后,我离开治疗中心,手指再也没有灵魂。毕竟六十个小时没日没夜地写账号密码,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汤教授说我的脑洞补得很完美,希望经过这件事以后,我出去能做个好人。


我对着中心大门口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上出租车。



“买一张回城符。”我对女司机说。


她抬头看我,惊讶了不过一秒钟,然后笑着说:“一共五十个金币。”


这女司机,不寻常。


“你喜欢玩游戏?”我问。


“对啊。”她的回答天真无邪。


“病情......不,你几岁开始玩的?”


“七岁。”


“这么小就沉迷了?”


“说沉迷也没错,我记得那会儿有一小屁孩想让我做女朋友。谈对象哪有这么容易啊,我得考验他,就跟他打了两场街霸。还剩最后一局没打,不知道他忘了没。”

“哦,人的记忆哪有这么久,肯定早忘了。你现在每天玩几小时?”


“俩小时。”


“你会和游戏过一辈子吗?”


“咦?你这么问,难道你也是这样的人?”她眼里闪着光,“很奇怪,在这里上车的人,从没有你这样的。你是逃出来的吗?快,来不及了,赶紧上车,不然他们就追上来了。我这回城结界支撑不了多久。”她紧张地说,顺手按下CD播放器,节奏紧张的BGM在我们周围萦绕,让我体内的战意升腾。



我几乎爱上了这个姑娘。但我的治疗很成功,我拔下了她的车钥匙。


“欢迎来到汤教授治疗中心。”我面无表情地说。



本文首发“狗写”,文摇二狗写点纯文学的公众号。




想要推广合作,请回复:“我要合作”

新浪微博:@文案摇滚帮

文案摇滚帮微信ID:ideakick

文案摇滚帮微信二维码

关于文案摇滚帮

脑洞型广告神文提供者,尝试把商业做到好玩、有趣、让人忍不住随手转发.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