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应该把勾引权,让渡给女人

2017-12-19  红肚兜儿  红肚兜儿


作者 | 卢小波

图 | pepe shimada



不带偏见地说,勾引是个好词。至少,它比强迫要好十倍,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


完美的偷情结局,应该有如下的对话:

男:“对不起,我不应该勾引你。”

女:“别这么说,是我先发出了勾引信号。”

然后,一别两宽,各回旧床。当然,作为偷情开幕,这更是上佳互动。大家定位清楚,日后免生矛盾。

这几年,好多人不再说勾引,都改称撩妹、撩汉,试图给勾引一词穿上漂亮衣服,但这能包括勾引的全部涵义吗?



厄普代克的长篇小说《村落》,讲述了一个电脑工程师的性爱史。他叫欧文,属于创业的中产阶级,情感基本处于被动,一生的折腾,都来自被勾引。

第一个女人,在送他到车道时,出其不意搂住了他的腰。欧文不像内心那么犹豫不决,而是故作平静,也伸出胳膊,感受她腰肢的柔韧。


接下去的一周,勾引就老套了,两人不断讨论幽会时间地点。男人总是猴急,女人开始矜持。欧文的表白也老套:“我们可以什么事都不发生,我只想搂你搂上一分钟,只想感受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第二个女人不漂亮,她一坐下就突然说:“我们得抽个时间吃个午饭。”欧文吃惊:“为什么?”女人谨慎尴尬笑笑:“通常只有一个答案,就是看我们想不想再吃一顿饭。”



后来,他睡过形形色色的女人。其中一位,是年轻女同事,常进他办公室送材料。


某日,她在交出票据时,传达了另外的信息:一团捏在手里的暖乎乎的内裤。她向他撩起裙子,表示内裤没穿在身上,而是在他的手上。她说:“我们时间不多。”


他俩根本就没用上前戏,想必她穿过走廊时,性致就一路水涨船高了。

三人里,只有第二个女人,言语间可以算是撩汉。第三个女人再用撩字,明显欠缺力度。她倒是撩了,但那是直接撩裙子。


如果让我拍电影,姑娘在幽暗走廊的穿行画面,一定要拍得活色生香。她玉腿一勾,在门前褪下内裤的姿势,会很好看的。这才叫勾引。所谓撩汉,听着就浮泛粗鄙。

同是勾引,女性的技巧,更有美学价值。女人丢个眼风,情场立刻绿草茵茵。如果让男人来使眼色,只会是一副饿鬼流氓相。



婚姻道德的实质,是要垄断快感。偷情的目标,就是要打破垄断。婚姻中,压抑是一种美德;人性里,自由是一个本能。这是计划与市场的矛盾,是伦理学与生物学的冲突,完全不可调解。

勾引,是打破垄断的一条捷径。勾引者,都是快感经营者。人家冒着风险,穿过捷径,就是要勾引你一起嗨皮,谁挡得住?

乔纳森·弗兰岑的长篇小说《自由》,女主角帕蒂爱上了丈夫的好哥们。她在压抑了20多年后,还是当了一个勾引者。



那个男人,曾是她闺蜜的男友。她在大学时,就听过描述:这个男人办事时,下头就是一块美妙的橡皮擦。毕业后,她错过一次“橡皮擦之旅”,始终耿耿于怀。

忽然有个机会,帕蒂可以和那好哥们,在湖边别墅单独待上5天。丈夫实在是太信任这二位了,20多年的老朋友么。他哪能知道,太太心中有一块橡皮擦?

弗洛伊德说:“无论文化要把性本能变成什么样子,总是不能不牺牲快乐的感觉。”

其实,这女人是想牺牲快乐的,她不想当个勾引者。一开头,她想穿件诱人的无袖上装,心里都觉得可耻,令人作呕。她做各种家务,购物,喝酒,甚至跟那哥们讨论自己丈夫,但加快的脉搏,不停地告诉她——


或许不会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



什么机会?用一用橡皮擦的机会呗。小说里,有一段她在欲望旋涡中的挣扎,很精彩:

她听到湖水那边扑通一声,看着理查德从树荫下游出来……她没有去游泳,却忍不住伸手探向两腿之间,“我是活着的吗?我拥有一具身体吗?”


她在整夜阅读《战争与和平》之后,自以为熬过了艰难时刻后,快天亮时,却在睡梦中爬上那男人的床,紧紧贴着他。

那哥们不停地叫她名字,以示拒绝。可是,她就是闭着眼,拒绝醒来,睡梦中的她无比坚定。然后有如下有趣对话:

“如果你是睡着的,你得醒过来了。”

“不,我睡着了……我在睡觉。不要叫醒我。”


“不好意思,”他说着,在她身下不安地蠕动,“你必须醒过来。”

“不,不要叫醒我。”


“哦,老天,”他抓住她的手腕,把她从自己身上拉开一点,“没有意识的人,信不信由你,可我有我的界线。”


“嗯,”她说,解开睡衣的纽扣,“我们俩都睡着了。我们都在做一场美梦。”


有意思的是,她在后来的文字自述中,以旁观视角总结此事:“……过后她没有任何关于快感的记忆,只有已经做了那件事的抽象感知。”



人与欲望、快感的关系,是一种战斗关系。有道德感的人,基本不愿意承认自我放纵,招认自己被快感打败。事前有恐惧感,事后有罪恶感,但就是顶不住中间有快感。

实际上,多数的情爱哲学家都认为,向激情屈服,是一种理性行为。福柯就说过,人是自愿和经过慎重选择来遵循恶的原则,来放纵自己的欲望。

所以,千万不要说,激情偷情是什么情不自禁。


对多数人而言,是下意识中的理性,是梦中的深思熟虑。最简单的例证是:用技巧和理智的努力,可以把双方同时送向极乐。这种情爱方式,地球上只有人类可以办到。



真正投入的勾引,总是又忧伤又快活。知道这爱欲是有保鲜期的,所以忧伤。因为勾引之后总会过期,就加倍贪婪地享受,所以快活。

如果勾引的发生不可避免,最好是由女人来掌控大方向。相比男人,女性更注重安全感,由她来担任挑选者,日后生事的概率会小得多。

虽说都是图新鲜,但女人出轨,是抓住机会赌一把。她是在赌自己,会不会碰到一个对她更好的男人。而男人偷情,更多的是出于猎艳心理,他更想成为女人肉体的收藏家。


一旦女人是主动方,男人往往显得笨拙,即便一时受伤,也是他活该承受。



厄普代克的《村落》里,写到男主角欧文首次野外幽会的被动:

当他的手离开她胸前,她不动声色地抬起屁股:“还有裙子,”她指了指,“压得太皱了。”他用力把花呢衣服脱下来,但她的髋骨比她的肩膀更宽,裙子脱不下来。“扣子在边上!”她催着他,语调有点硬,他妈妈就曾这样说过,别碰它!

小说不无深意地写道:“性经验上她比他老练,但在通奸这回事情上却使她很无辜。”是呀,勾引信号是女人发出的,但事情是男人做下的。



欧文的每次偷情,都是女人主动提出结束。


第一个女人打来电话,说向丈夫忏悔了。她说,很怕有人告诉丈夫,不如我先讲,至少他是从我这儿知道的:迷途的妻子坦白了一切。


第二个女人,怀孕生孩子去了。


第三个女人不在乎分不分手:“你们这一代人,一直都喜欢商量来商量去。这种小事,你们却把它上升到责任这么沉重。”

爱情、偷情,结果其实都是失败。


第二个女人,跟欧文分手后,安慰丈夫不要担心后续纠纷:“男人除了再找一个屁股之外,什么都不会想。”言辞虽很刻毒,身为男人,估计都不得不承认,绝大多数时候,此话是可以最终验证的。


总体上,女人似乎更柔顺更长情,但需要处理情感时,又比男人更果决。

从这个角度说,男人应该把勾引权让渡给女人。欧文在学会勾引后,就特别烦恼,他感叹:“女人是闪亮灿烂的月球生物,她克制的时候会伤害你,她不克制的时候伤害你更深。”


你看看,男人一旦痴迷于勾引,下场就是成为怨妇。


本文作者:卢小波,作家,媒体人,微信公号“晓坡的白夜”,想看他的更多文章,欢迎关注。



阅 读 推 荐:

女人该如何性感?



关注红肚兜儿
有你好看

能毒舌能文艺 有精神有肉体


合作QQ:342000102

(注明品牌及来意)



戳原文,来本不可描述的小粉书

红肚兜儿微信ID:hongdudou945

红肚兜儿微信二维码

关于红肚兜儿

只挖掘生活里那些有趣的部分.只欣赏那些充满吸引力的美.只提供另一种打开世界的方式.我是红肚兜儿,女的,写专栏的.垒一些有快感的文字,无论人鱼线、高跟鞋、爱情或柔软的床,所有迷人的天花乱坠的一切,都会...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