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丽都地区漫游指南(下)

2017-12-15  槽边往事  槽边往事


沿着小街继续走下去,可以一路走回丽都维景酒店。过了面馆,右手边是丽都9号公寓和丽都酒店动力中心;左手边是一个小广场,里面密密麻麻有一堆餐厅。广场的入口是江户前寿司,二楼是叙上苑烧烤,两家合一。吃寿司和刺身在一楼,要是烤肉上二楼。叙上苑在原先在好运街有一家,类似日式居酒屋,环境局促而亲昵。丽都这一家则完全变了副模样,有了许多高级包厢,亲昵的气氛不复再见。楼下的寿司店老板娘是个梳着爆炸蘑菇头的东北中年妇女,终日站在收银台边上。寿司说不上好,但是每天大厨钦点的新鲜海鲜不错。生海胆和毛蟹不是随时都有,得看季节。毛蟹肉质粗,又不是用大董那样调了蛋清蒸的方式烹饪,但也有一种别样的鲜甜。


叙上苑后面是脸谱港式火锅,门头上大大地写着Facebook字样。坦白说,味道非常一般,就是高档打边炉。可是,在这附近最好的打边炉店是在颐堤港对面的甲丁-堤岸打边炉,一道肥肠鸡煲吃得人魂飞天外,难得的是真正的土火炉,夏天吃得人如同水里捞出来一样,却忍不住吃那种厚味。脸谱火锅的边上,广场的正中是著名的黄门老灶火锅,属于望京人在丽都的飞地。


黄门老灶是个发明创造,创始人是著名的京城流水席东家黄柯先生。黄先生家在望京西园,多年来一直在自己家开川式流水席,到了饭点都可以上门蹭饭,是北京文化圈的聚集地之一。帝都房价十万,黄生食客三千。因为有这个流水席打底,黄先生在海运仓开过天下盐川菜馆。后来退出,又有了黄门老灶火锅。自然,火锅店上了央视当年著名的《舌尖上的中国》。我去过黄柯家吃饭,多年之后《三联生活周刊》的苗千说当时见过我,而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时过境迁,连《舌尖上的中国》的总导演陈晓卿也刚从央视辞职走人,去了腾讯继续他的纪录片大业。但黄门老灶还在,最早每天开到凌晨2点。结果,没有夜生活的北京人生生把它拧到了晚上23点。在冬天的晚上,想一想黄门都让人觉得温暖。


在黄门隔壁是一栋小楼。此间风水过了黄门就开始起波澜,小楼里多年来只有一家叫做京福居的烤鸭店能苦苦支撑,其他的店如同走马灯一般在换。京福居的烤鸭无功无过,但是罐蒸带鱼和油炸小丸子却颇有些可喜的意思。原先楼下开了一家萨拉伯尔韩式烧烤,难吃到想征高丽。现在换成了一家云南鲜花过桥米线,做得还颇为正宗,尤其是罐罐米线,依稀有我童年的味道。许多次以为京福居撑不下去了,没想到换了两轮厨师和菜谱之后,居然生意还好了起来。毕竟,在丽都地区的京味餐厅也就它一家,总有人愿意去支持一下。


出了小广场,街对面是新元素餐厅。新元素餐厅代表了丽都地区的精神追求---时尚、健康、低卡路里、毫无性欲以及难吃。它存在的意义主要是为了公开赎罪和忏悔,头一晚大鱼大肉吃完之后,各路人马第二天中午来这里聚众食草,向公众忏悔,用各种沙拉表示对昨晚的肉欲行为进行赎罪。说句实话,我一度以为他们家的美式咖啡是全丽都最难喝的。直到有一天,我品尝了他们家的有机咖啡.....现在我领悟了,有机的意思说的是有机玻璃。总之,去新元素在行为上的意义大于食欲上的意义。在那里吃饭,表示自己追求健康清新的生活方式,是温和的食草动物,没有性欲。一起吃饭不会尴尬,吃完之后绝对没有邀请开房的尴尬。


新元素对面本来是一片荒芜。但是李亚鹏和他的朋友们在这里开办了一家意大利餐厅,名字非常复古地叫做翡冷翠,也就是徐志摩他们称呼佛罗伦萨的方式。另外还有一家27咖啡馆,经常雇佣童工窦靖童去那里擦桌子倒烟缸。和北京所有的西餐厅一样,开业的时候请来了意大利大厨打品牌,过后换中国人上。所以品质有波动,但最近换了菜单之后算是稳定了下来。意面和比萨都做得不错,胃口好的话也可以试试他们家的战斧牛排。紧挨着大门口,左手有一个非常小的电梯,像我这样的胖子大概只能塞两个半进去。电梯直通二楼,歌手杨坤开的雪茄吧,名叫Kun。这里大概是丽都地区唯一可以在室内吸烟的地方,在北京的严冬,算是烟民救命的所在。所以,晚上这里大多是影视圈的人士,作为聚会聊天的场所。一般而言,这里谈的项目要贵得多,毕竟没有咖啡,只有雪茄和威士忌。


过了27咖啡,是两家丽都的万年老店---华印迪和布言布语。前者是一家陶瓷艺术品店,里面有许多中央工艺美院学生的作品。以杯盘花瓶居多,偶尔也有非常可喜的作品,许多人喜欢隔段时间就跑去逛逛,顺手买几样回家把玩。后者是一家女性成衣店,风格偏中年,但又伪装萝莉,大多是棉麻质地,看起来非常之仙,买起来非常之贵。但是在丽都极受欢迎,现在店里随时有8个店员在服务客人,有时候人手还非常紧张。


再接下去走走,就是著名的诺金酒店。目前丽都地区最新,也是最高档的酒店。风格上非常丽都,一楼都是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进门右手是画廊,左手是紫檀木家具店。淡淡地流露出一种“爷不单有钱,爷还有钱得还相当有品位”的态度。诺金附设的餐厅提供早餐,可能是丽都最好的,和满街的包子馒头拉面煎饼相比,有种回到文明社会的感觉。边上还有家粤菜餐厅,比唐宫要高三个档次。味道很正宗,但是基本没有那些亲民而可口的家常菜。吃完一顿饭之后,会激发人继续拼搏的斗志。


这条小街其实是丽都公园的一侧。从黄门老灶开始,店面背后就是公园。街尾的亿多瑞酒吧,有一半嵌入了公园。亿多瑞在丽都有许多年头,10年前就是各种小明星出没的地方。如今它也是谈影视项目的名所,在这里喝一杯啤酒的功夫,也能遇见明年几个当红项目的负责人。专心喝酒的人并不多,空气中都是躁动不安。过了亿多瑞左转,街道的一边是丽都酒店的围墙,另外一边则是丽都公园的外围。往前走50米,会有一扇门,进去之后是几家在公园里的餐厅。这里我并不打算做太多介绍,因为它们无论做什么菜式,基本上都不会给人留下太深的印象。你要知道,地理条件太好的时候,老板们在菜上下的功夫就要少很多。


过了小门,一直走下去,是一个丁字路口。丁字路口的正对面,是四得公园。四得公园占地面积远比丽都公园要大,晚上6点之后基本都是人。绝大部分人都在逆时针走路或者跑步,无论什么年龄层。在5点钟方向,是广场舞的正规军方阵。一般都有整齐的制服,严格的管理和大功率的喇叭。散兵游勇都分布在2点钟方位一带,就站在路边,非常凄凉的样子,跳舞的时候有一种放逐感。公园的正中,几个凉亭之间,是京剧票友聚集地,有传统文化的王霸之气。9点钟方向,是旱冰场、灯光羽毛球场、网球场和5人制足球场。走到近前的时候,灯火通明,大家就知道一圈快要结束了。四得公园的铁栅栏密而结实,尤其是靠近北四环的那一段,根本没有任何漏洞可以突进。必须绕着走,一直走到日本人学校那边才可能兜回正门。


出了四得公园正门,左转是一条断头路,终点就是北四环东路。路的右手边是日本人学校,左手边是著名的四叶料理和庭园餐厅(Park Squre)。丽都地区的日料很多,前面说到的傲鳗、江户前、无限日都是,这还没算上高家园的虎太郎和丽都公园门口的逸。但四叶算起来应该是其中最好的,大概也是最贵的。奇妙的是,他家吃起来不如三里屯那一家美好,一般吃完不会记得吃过些什么。相比之下,他家被一帮凶汉拉电闸封门,反倒让人印象更为深刻一些。


庭园是丽都的精华之一。亮点是有个后院,后院就在四得公园里。周围都是大树,夏天的夜晚坐在露天地里,烛光摇曳,晚风轻拂,周围的人极少大声喧哗吵闹。脱了鞋仰天躺在他家的塑料编织的网格沙发里,透过浓密树荫的缝隙,能看到深邃遥远的夜空。一会儿觉得天空距离自己很远,一会儿又觉得天空距离自己很近。篱笆外广场舞大妈们的音乐遥遥传来,夹杂着人声,就像是飘荡在水里一样。这里是各种画家和艺术家喜欢聚集的地方,经常可以看到那些拍卖会上的宠儿。他们矜持地坐在人群之中,手里举着红酒杯,边上是热切过甚的人群,就像是中年发福的王。他们热爱这里,他们基本无处可去。


掉头回去,回到四得公园门口。继续朝着芳园西路前行,就进入了丽都的棒区。从槐树家开始,到漫咖啡、爱江山、CJ,都是棒子的世界。槐树家不想多说,去过一次就足够了。值得说一下的是爱江山,老牌韩国烧烤店。相当于望京地区的火炉火,区别在于火炉火没什么服务,人太多,价格是爱江山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同样是韩国烧烤,爱江山门口摆了乐队,侍者穿着西装,大厅里安放了梅树和流水,看上去就觉得高端了许多,免费无限续辣白菜的时候,就有了一种赞美的感觉。可要我说,他们家最好吃的是烤黄鱼,百吃不厌。他们家外设的漫咖啡已经蔓延全国,丽都这一家是遭人嘲笑最甚的分店。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影视人太多,整天都在谈项目,动不动就能叫出范冰冰、黄渤、黄晓明、AB进组。问题是,范冰冰家就在一条街开外,你怎么不叫出来大家先喝一杯呢?我对此倒是没有任何意见,只有一点:无论什么时候去漫咖啡,总会有个妹子,不是同一个,永远占住一张桌子,打开苹果电脑,插着耳机,在专心看剧。我不大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到漫咖啡来看,怀疑是店家雇佣的演员,以此维系店里的氛围。


CJ占了一整栋楼。坦白讲,我不觉得里面的牛肉饭有多好吃。门口经常挂了韩国男人的巨幅广告板,偶尔看到会吓一跳。真正喜欢这里是演员黄觉,他经常带着他的狗去。狗很不情愿的样子,但是黄觉很坚定。狗看到黄觉很坚定,信心就有些动摇。于是,黄觉就走了进去,狗不肯落了面子,就装作一路在好奇地盯着黄觉的新鞋看。黄觉装作狗是真的在看自己的鞋子,双方演技都非常好,不是经常看的话,你根本看不出其中的配合。


过了CJ就已经站在了芳园西路的丁字路口,继续向前就进入了阳光上东的势力范围。所以,我们选择左转回去,完成这一次丽都之旅的最后一段。在这一段路上,首先会遇见两栋阴气森森的烂尾楼。它们感觉是从上帝创造丽都之初,就已经戳在这里了。楼宇已经装修完毕,就是没有人住。周围用铁皮围起来,上面都是街头涂鸦。过了烂尾楼,前面是著名的梧桐,丽都为数不多有性欲的地方,主要用于约会。梧桐是所谓创新菜,菜都如诗如画,是否美味是否合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椅背高而直。这样,两两对座的时候,感觉上半身非常挺拔,而且微微前倾的样子,给人的感觉是对方对自己很有兴趣,又感觉是一个国王遇见了一个王后。所以人们喜欢来这里,在这里总能找到信心。


过了梧桐是逸。逸是日料,之前叫做醺。在醺的时代,讲求京都风味,一道岩烤和牛深入人心。一楼搭了廊檐出去,紧接着丽都公园的草地。公园里有只猫经常跑到草地上来,蹑手蹑脚地接近停落在地上的巨大喜鹊。坐在廊檐下看过去,两侧的高大绿树隔起一个银幕来,就像是在看一场露天电影的谋杀情节。醺在一夜之间消失,连带我的卡和熟悉的侍者。不多时,原处就变成了逸。看到这个名字的那天,我觉得这是个残酷的讽刺,就再也没有去过。


紧接着讽刺的是胡桃里,一家新概念川菜。可能是丽都地区最为拥挤的餐厅,没办法,毕竟是帝都。一听到川菜两个字,人们就疯了。所以,等菜的时间空前长。在二楼的玻璃顶下,孩童们跑来跑去,又跑来跑去,俯瞰一楼的大厅,犹如澡堂一样挤满了人,又发出嗡嗡的空气轰鸣声。人人都在说话,然后人人都听不到别人在说什么。


胡桃里再往前,是水仙和良子温泉。水仙是一家女性养护店,装修得像是概念图,不知道能不能在这条街上活下去。良子温泉看起来就要乐观得多,每天门口都站着穿立领西服的年轻男子在派传单。毕竟,这是一个在抚慰完胃口还需要抚慰身体的街区。所有按摩店都活得很好,而且看起来会一直那么活下去。


华夏良子隔壁曾经是一个美好的咖啡店,夏天的夜晚会有年轻人前来占据长条桌玩狼人杀。于是在秋天到来的时候关门,这充分说明了丽都的特点。正如再往前一点美发店,那里在很多年前曾经是雕刻时光,隔壁现在的啤酒店就是盗版碟店。然而雕刻时光搬走了,盗版碟店也消失在时光深处。唯有一个用三轮车卖DVD的人还在Jenny Wang门口坚守,就像是守护着丽都的旧时光。


(全文完)


参考文献:


《北京丽都地区漫游指南(上)》


题图摄影:Stefan Keller

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因为并没有多少人愿意看(上)的缘故,

所以我写了更长的(下)。

许多人抱怨说,

一天忙下来,

没有什么可以写的。

这里就算是一个演示,

所谓观察生活大概是什么样子。

不客气!

请点开图片长按识别



精选留言

微阅读微阅读

槽边往事微信ID:bitsea

槽边往事微信二维码

关于槽边往事

和菜头的微信Blog,用于分享各种新鲜资讯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推荐